幻灯二

贷款诈骗罪的认定(贷款诈骗罪案例)

贷款诈骗罪是金融诈骗犯罪中涉及标的较大、对金融秩序破坏最为严重的一种犯罪,它在很大程度上是同国家的经济体制,特别是金融制度密切相关的。

本罪的确定晚于我国 1979 年的刑法典。在起初的司法实践中,贷款诈骗罪一般以诈骗罪定罪量刑或者只是作为简单的民事纠纷加以处理。随着时代的进步,尤其是市场经济的发展,这种处理路径越来越不符合有效保护金融秩序和遏制贷款诈骗犯罪行为的需要,并且呈现出诸多问题。为顺应市场经济的发展,全国人大常委会于1995 年6 月30 日通过单行刑法《关于惩治破坏金融秩序犯罪的决定》,其中第10 条首次确定了贷款诈骗罪。1997 年新《刑法典》吸收了该单行刑法的规定,对贷款诈骗罪进行了进一步明确。贷款业务是我国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的基本金融业务,也是与金融机构的发展壮大密切相关的业务。同时,贷款在国民经济建设和发展的过程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是新型产业创业者敢于创新的资金后盾,是中小企业发展壮大的资金支柱,更是有破产危机的企业起死回生的救命稻草。贷款投放对投放对象的资金信用及安全性要求较高。一旦出现问题,轻者导致本息难以回笼,重者可能会引发金融危机。因此,国家必须对金融市场上的贷款行为进行严格规范,在金融机构的领域内不让贷款诈骗罪有存在空间。

《刑法》第一百九十三条

【贷款诈骗罪】有下列情形之一,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诈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贷款,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

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编造引进资金、项目等虚假理由的;

(二)使用虚假的经济合同的;

(三)使用虚假的证明文件的;

(四)使用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或者超出抵押物价值重复担保的;

(五)以其他方法诈骗贷款的。

【立案标准】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印发《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的通知

第五十条 [贷款诈骗案(刑法第一百九十三条)]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诈骗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贷款,数额在二万元以上的,应予立案追诉。

【量刑标准】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部分罪名定罪量刑情节及数额标准的意见》(浙高法[2012]325号)

刑法第193条【贷款诈骗罪】

贷款诈骗数额在2万元以上不满20万元的,属于“数额较大”,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贷款诈骗数额在20万元以上不满100万元的,属于“数额巨大”,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

贷款诈骗数额在100万元以上的,属于“数额特别巨大”,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罪名认定】

一、罪与非罪

关于贷款诈骗罪中罪与非罪的认定,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考察:

1.行为人主观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若行为人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即使在申请贷款时通过欺骗的手段,则并不构成本罪。

2.行为人骗取贷款的数额是否达到了较大的标准。从条文表述可以看出,本罪属于结果犯,即诈骗数额较大才能符合入罪标准。

3.行为主体是否系个人,本罪非单位犯罪,若单位单独实施贷款诈骗,则不能以本罪论处。但是并不能说,只要单位实施了贷款诈骗的行为,均不能以本罪论处,这里涉及了共犯的问题,即个人与单位共同实施贷款诈骗,该如何定罪量刑。关于这个问题需要从两个方面讨论,一是单位是主犯,个人是从犯,则应以单位的行为性质认定共同犯罪,即应以合同诈骗罪定罪处罚。二是个人是主犯,单位是从犯,则应以个人的行为性质认定共同犯罪,即在共同犯罪中,单位同样可以成为贷款诈骗罪的主体。

(二)此罪与彼罪

1.贷款诈骗罪与诈骗罪

两罪都是诈骗型犯罪,贷款诈骗罪与诈骗罪不是对立关系,而是特殊与一般关系。也就是说贷款诈骗罪同样具有诈骗罪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特征,但因为行为是在贷款过程中产生,故表现手段具有一定的特殊性。

两罪的主要区别是,两罪的客体不同,诈骗罪的客体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贷款诈骗罪的客体是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对贷款的所有权,及国家金融信贷管理制度。

2.贷款诈骗罪与骗取贷款罪

要严格区分贷款诈骗与骗取贷款的界限。对不足以证实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骗取贷款的行为,构成犯罪的,应当以骗取贷款罪论处。反之,构成贷款诈骗罪。(《刑事审判参考》第962号案例)

两罪的区别较为明显:

(1)二者侵犯的客体不同。贷款诈骗罪的客体是双重客体,即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对贷款的所有权,和国家金融信贷管理制度。骗取贷款罪的客体为单一客体,即国家金融信贷管理制度。

(2)犯罪主体不同。贷款诈骗罪的主体只能是自然人,而骗取贷款罪的主体包括自然人与单位。

(3)主观方面不同。贷款诈骗罪的主观方面要求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而骗取贷款罪的主观方面要求不存在其他目的。这也是导致两罪客体不同的主要原因。

(4)犯罪既遂的类型不同。贷款诈骗罪是数额犯,即要求骗贷数额达到较大才能构成犯罪。骗取贷款罪是结果犯、情节犯,即要求行为人骗贷给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或有其他严重情节,才能构成犯罪。

3.贷款诈骗罪与合同诈骗罪

要严格区分贷款诈骗与合同诈骗的界限。一方面,贷款诈骗罪不能是单位犯罪,但合同诈骗罪可以。另一方面,抛去发生的对象、领域不论,二者有时候会存在一定的牵连、竞合关系。例如,实践中,对伪造购销合同,通过与金融机构签订承兑合同,将获取的银行资金用于偿还其他个人债务,后因合同到期无力偿还银行债务而逃匿,致使反担保人遭受巨额财产损失的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刑事审判参考》第645号案例)

二者属于法条竞合关系,即合同诈骗罪是普通法条,贷款诈骗罪是特殊法条。二者的共同点是主观层面均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二者区别之处在于:

(1)二者侵犯的客体不同,均是复杂客体。贷款诈骗罪的侵犯了国家金融信贷管理秩序和贷款所有权,合同诈骗罪侵犯的客体为公私财物的所有权和国家对合同的管理秩序。

(2)犯罪主体有所不同。贷款诈骗罪的主体只能是自然人,单位作为单一的个体不能成为贷款诈骗罪的主体。而单位可以独立成为合同诈骗罪的主体。因此在单位单独实施贷款诈骗的行为时,由于单位无法单独成为贷款诈骗罪的主体,而申请贷款可以广泛的认定为签订合同的过程,因此单位在单独实施贷款诈骗,数额较大时,应当认定为合同诈骗罪。

(3)行为发生的场合不同。合同诈骗罪发生在签订、履行合同的过程中,贷款诈骗罪则是发生在申请贷款的过程中。

4.贷款诈骗罪与高利转贷罪

二者的区别如下:

(1)客体不同。高利转贷罪的客体为国家的信贷资金管理秩序。贷款诈骗罪的客体是双重客体,即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对贷款的所有权,和国家金融信贷管理制度。

(2)客观方面不同。从高利转贷罪的条文表述可以看出,凡是以用于借贷牟取非法收入为目的而取得金融机构贷款,均属于套取金融机构贷款,这也就意味着,高利转贷罪中的手段行为并不必须具有欺骗性质。而贷款诈骗罪则要求必须使用诈骗手段。

(3)犯罪主体方面不同。高利转贷罪的主体既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单位。而贷款诈骗罪中,单位不属于贷款诈骗罪的主体。

(4)主观方面不同。高利转贷罪的主观方面要求具有转贷牟利的目的,贷款诈骗罪则要求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5.要严格区分贷款诈骗与贷款纠纷的界限

对于合法取得贷款后,没有按规定的用途使用贷款,到期没有归还贷款的,不能以贷款诈骗罪定罪处罚;对于确有证据证明行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因不具备贷款的条件而采取了欺骗手段获取贷款,案发时有能力履行还贷义务,或者案发时不能归还贷款是因为意志以外的原因,如因经营不善、被骗、市场风险等,不应以贷款诈骗罪定罪处罚。(《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2001 年1 月21 日)》)

概言之,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是区分贷款诈骗与贷款欺诈的关键,判断行为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贷款的目的,必须同时具备以下客观事实:其一,行为人是通过欺诈的手段来取得贷款的;其二,行为人到期没有归还贷款;其三,行为人贷款时即明知不具有归还能力或者贷款后实施了某种特定行为,如携款逃跑,肆意挥霍贷款,抽逃、转移资金、隐匿财产以逃避返还贷款,等等。只有在借款人同时具备上述三个条件时,才能认定借款人在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贷款的目的。若借款人所实施的行为欠缺上述条件之一的,一般不能认定其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刑事审判参考》第92号案例)

不能单纯以行为人使用欺诈手段实际获取了贷款或者贷款到期不能归还,就认定行为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贷款的目的,而应坚持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在对行为人贷款时的履约能力、取得贷款的手段、贷款的使用去向、贷款无法归还的原因等方面及相关客观事实进行综合分析的基础上,判断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贷款的目的,以准确界定是贷款欺诈行为还是贷款诈骗犯罪。(《刑事审判参考》第306号案例)

一般而言,对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分析:(1)行为人是否具有签订、履行合同的条件,是否创造虚假条件;(2)行为人在签订合同时有无履约能力;(3)行为人在签订和履行合同过程中有无诈骗行为;(4)行为人在签订合同后有无履行合同的实际行为;(5)行为人对取得财物的处置情况,是否有挥霍、挪用及携款潜逃等行为。(《刑事审判参考》第646号案例)

【案例选编】

一、贷款诈骗罪中的“贷款”,仅指贷款人提供的有约定利率和期限的货币资金【参见650号案例】

【裁判要点】构成贷款诈骗罪的前提是,行为人采取了刑法第一百九十三条规定的欺诈手段骗取金融机构的"贷款",如果骗取的不是"贷款",则没有认定为贷款诈骗罪的余地。所谓"贷款",是指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作为贷款人向借款人提供的并按约定的利率和期限还本付息的货币资金。本案被告人虽然采取了欺骗手段获得银行的资金,但所实施的行为完全不具备申领贷款程序的任何特征,银行营业员也根本没有认识到所实施的是向客户提供贷款的行为,故被告人的行为与贷款诈骗罪相距甚远,不应认定构成贷款诈骗罪。

二、小额贷款公司,符合骗取贷款罪的对象特征【参见962号案例】……

三、单位与自然人共同诈骗银行贷款行为,应以合同诈骗罪定罪处罚【参见305号案例】……

四、以非法侵占物进行抵押贷款、逾期不还贷行为,不应认定为贷款诈骗罪【参见192号案例】

【基本案情】被告人潘某,用非法侵占的公爵王轿车作抵押从铜山县三堡农村信用社(铜山县鑫诚农村信用合作社)取得贷款25 万元,未能在合同期限内归还借款。

【裁判要点】被告人潘某在贷款行为中提供了"真实的"抵押担保,虽隐瞒了抵押物的非法性质,但银行方并不会因之遭受实际的经济损失,根据刑法禁止重复评价的原则,不应也不宜在追究其职务侵占的刑事责任的同时,再行追究其贷款诈骗的刑事责任。

首先,作为抵押物的车辆虽系非法侵占所得,但这对于提供贷款的银行的担保物权的实现并不构成妨碍,银行完全可以通过拍卖、变卖抵押车辆等形式实现其债权。作为抵押权人的贷款银行,对于抵押行为不存在任何过失,属于善意第三人。在我国民法中,车辆所有权采取的是登记公示主义,合同对方具有信赖该种登记为一定行为并受法律保护的权利,即使登记所表现出来的物权状态与真实的物权状态不相吻合,也不得影响物权行为的效力。在本案中,被告人潘勇非法占有的公爵王轿车虽真正的所有权属于他公司,但因经车管所办理了过户登记,贷款银行完全有理由相信被告人潘勇对该车辆具有真实、合法的所有权,其依据该信赖而设立的车上抵押权应当认定为合法有效。同时,因抵押权属于担保物权,是一种直接对物享有的权利,故银行可依据该抵押权对抗抵押物车辆的所有权人。当被告人潘勇在贷款期限内不能偿还借款,贷款银行即抵押权人有权将抵押的车辆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方式优先受偿。而合法的占有、使用人黄河公司包括真正的所有权人百事得公司,均不得以潘勇非法占有为由提起抗辩。黄河公司只能以侵权之债要求潘勇赔偿损失。其次,被告人潘勇将其非法占有的公爵王轿车用作贷款抵押的行为,应认定是一种对赃物的处置行为,属于职务侵占行为的延伸。我们认为,不管其主观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银行贷款不予归还的目的,因其贷款抵押行为的非法性直接源于职务侵占行为的非法性,也不宜对该种违法性进行二次评价。

五、骗取他人真实担保申请贷款的行为,不应认定为贷款诈骗罪【参见352号案例】

【基本案情】被告人秦某,以欺骗手段获得东航江苏公司的真实担保后取得贷款,向7 家银行贷款共计人民币3700 万元。

【裁判要点】……我们认为,通过向银行贷款的方式骗取担保人财产的行为,表面上看是骗取银行贷款,实际上侵害的是担保人的财产权益,犯罪对象并非银行贷款而是担保合同一方当事人的财产,对此种行为应以合同诈骗罪论处。银行等金融机构为了确保所贷出的款项安全可靠,一般均要求借款人在申请贷款时提供必要的担保。担保人作为借款合同中的第三人,在借贷人不能偿还贷款本息时负责偿还贷款本息(一般担保)或承担与借款人共同偿还贷款的连带责任(连带担保)。行为人虚构事实骗取银行与担保人的信任,非法占有钱款后,银行可依据担保合同从担保人处获取担保,而担保人则是银行债务的实际承担者,受侵害的往往是担保人。即使担保人因某种客观原因如破产等情况导致无法偿还担保,银行的债权无法实现从而权益受到实际侵害,但只要担保人与银行之间所订立的担保合同具有法律效力,银行与担保人之间就成立债权、债务关系,法律关系的最终落脚点和行为侵害对象就应认定是担保人而非银行。当然,如果行为人提供虚假担保或者重复担保,骗取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贷款的,则符合贷款诈骗罪的构成要件,理应以贷款诈骗罪论处。

【案例延展】冒用他人的已贴现真实票据质押贷款的行为,也不应认定为贷款诈骗罪。【参见387号案例】

六、非法占有目的的有无,对于认定是贷款诈骗罪还是骗取贷款罪起着关键作用【参见1208号、963号案例】

认定非法占有目的,不仅是认定有罪(贷款诈骗罪)与无罪(贷款民事欺诈)的重要依据,也是区分此罪(贷款诈骗罪)与彼罪(骗取贷款罪)的重要依据

……根据司法实践,对于行为人通过诈骗的方法非法获取资金,造成数额较大资金不能归还,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1)明知没有归还能力而大量骗取资金的;

(2)非法获取资金后逃跑的;

(3)肆意挥霍骗取资金的;

(4)使用骗取的资金进行违法犯罪活动的;

(5)抽逃、转移资金、隐匿财产,以逃避返还资金的;

(6)隐匿、销毁账目,或者搞假破产、假倒闭,以逃避返还资金的;

(7)其他非法占有资金、拒不返还的行为。但是,在处理具体案件的时候,对于有证据证明行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不能单纯以财产不能归还就按金融诈骗罪处罚。”

实践中,有的行为体现非法占有的目的非常直接明显,如使用虚假证明骗取贷款后携款逃跑;但也有的行为难以单独体现行为人主观上的非法占有目的。如刑法第一百九十三条规定的五项情形:(1)编造引进资金、项目等虚假理由的;(2)使用虚假的经济合同的;(3)使用虚假的证明文件的;(4)使用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或者超出抵押物价值重复担保的;(5)以其他方法诈骗贷款的。

上述五项情形,只能证明行为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可能性,是否实际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还必须借助相关的客观事实加以分析认定。

刑法本身并不孤立看待申请贷款时的造假行为,只有行为人主观上具备非法占有之目的,才可能因客观上的造假行为以诈骗犯罪论处。换言之,审理此类案件的关键在于界定行为人是否有非法占有目的。

七、张某顺贷款诈骗案(摘自《人民法院刑事指导案例裁判要旨通纂》)

【裁判要旨】以欺诈手段获取银行贷款并违反合同约定使用贷款,但能积极寻找偿还贷款途径,确有证据证明行为人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不构成贷款诈骗罪。

八、吴某丽贷款诈骗案

【裁判要旨】取得贷款时未采取欺诈手段,还贷过程中非法转移抵押物的,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不构成贷款诈骗罪。

九、孙某强贷款诈骗案

【裁判要旨】贷款确系被用于所约定的项目,并且被告人正在设法偿还,最终不能偿还贷款是因被告人不能控制的原因造成的,应认定为主观上不存在非法占有的目的,不构成贷款诈骗罪。

十、金某贷款诈骗案(摘自浙江省高院(2014)浙刑二终字第83号刑事裁定书)

【裁判要旨】被告人在不具备还款能力的情况下,先与银行签订采购卡贷款授信合同,后通过伪造各类证件的方式虚构贷款主体,借助虚假供需合同,获取采购卡贷款,并予以实际控制,将其用于清偿个人债务,且在无力偿还后潜逃,应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构成贷款诈骗罪。

十一、刘某贷款诈骗案(摘自山东省高院(2014)鲁刑二终字第30号刑事裁定书)

【裁判要旨】被告人在不具备还款能力的情况下,使用虚假的经济合同,以伪造的产权证明作担保,向信用社申请并取得贷款,用于清偿个人债务,应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构成贷款诈骗。

十二、魏某兵贷款诈骗、诈骗、伪造国家机关公文、印章、伪造公司印章案(摘自宁夏自治区高院(2014)宁刑终字第25号二审刑事判决书)

【裁判要旨】被告人使用伪造的产权证明作为抵押担保,骗取金融机构贷款,并将款项用于清偿个人债务及挥霍,应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其行为已构成贷款诈骗罪。

十三、王某贷款诈骗罪、挪用公款罪案(摘自甘肃省高院(2013)甘刑二终字第33号二审刑事裁定书)

【裁判要旨】被告人在还款能力明显不足的情况下,与银行工作人员合谋,假冒他人名义,使用虚假证明文件及合同,获取银行贷款,将其用于清偿个人债务及非法经营活动,应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构成贷款诈骗。

十四、王某丽贷款诈骗案(摘自辽宁省高院(2014)辽刑二终字第34号二审刑事裁定书)

【裁判要旨】被告人利用欺诈手段获取金融机构主管人员信任,使用空头支票作为质押,获取贷款,且虚构贷款用途,将款项用于清偿个人债务,应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构成贷款诈骗。

十五、高某峰贷款诈骗、信用卡诈骗案(摘自江西省高院(2014)赣刑二终字第00026号二审刑事裁定书)

【裁判要旨】被告人以公司名义,通过虚假证明文件及虚假经济合同申请并取得银行承兑汇票后,未将银行承兑汇票用公司的实际经营,而是将汇票进行贴现、转让后所获得的绝大部分资金用于清偿个人债务及挥霍,应认定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构成贷款诈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内容页广告位一